在“广州市中等职业教育工学结合课程建设现场展示会”上的讲话

时间:2011-06-10 10:59 来源:《广州教学研究》 编辑:朱 军 点击:

在“广州市中等职业教育工学结合课程建设现场展示会”上的讲话
              
朱 军

    很高兴再次来到广州市交通运输职业学校。从2003年教育部技能型紧缺人才培养培训工程会议启动之后不久,我就开始接触到这所学校。上一次来这里是2007年推广工作过程系统化课程改革的会议。今天我非常荣幸接到广州市教育局的邀请来参加工学结合课程建设现场展示会,也很荣幸与很多老师和同学们进行交流。其实我来的时候还不太清楚今天的活动内容,但是听完报告以后,特别是在看过现场教学的内容之后,我的感受还是很深的。所以我想将最近这段时间在全国各省市职业学校看到的一些问题,做过的一些课题,还有今天的一些感受与在座的各位老师做一个交流与分享。
    对于学校今天展示出的工学结合课程,我个人认为它并不是一个新问题,而是一个老问题。1978年我所带部队的第一批学员,一共有48人,12人一组为一个班,一个班有正副班长,班长都是熟练的修理和技术人员。大家用理实一体化教学,给每个班配一个大车进行修理,从3月份到11月份,完成从结构学习到零件修复再到总成大修最后组合成汽车,这些学员总体就这样过关了。
    那么我在想,大家交通学校的工学结合实际上是学校搞的工学结合,大家那时候是企业搞的工学结合,这两者之间很有意思。今天看完现场教学后我有这样一个想法,一个是学校在设计企业的现场教学,另一个是企业在设计学校的现场教学,这两者结合的性质虽然不一样,但是他们的本质和目标是完全一致的。大家当时也采用了理论、结构、原理与维修课程实施一体化的教学。那时候大家就有这样一个想往这个方向走的目标,但是大家总结不出来。我是学完了姜大源和赵志群两位教授写的论文以后才发现,大家自己摸索很多年的实践都被他们条理化、系统化和理论化了。我可能讲不出那么多理论,但是我知道有一件事,2003年参加教育部技能型紧缺人才培养培训工程会议,我走进了职教行业,而且进来以后就退不出去了,现在的我基本上已经不属于我自己了,去年一年300天都在各地的学校,但是我特别高兴每天都有新的学生和新的老师将他们不同的想法告诉我。于是我知道了甭管什么学校、什么教育形式,有一条是对的,即你培养的学生质量是企业说了算,其他的说什么都没用。
    我记得2006年在做交通部的课题时,我在想自己在企业一线工作了那么多年,现在能帮职业教育做点什么事呢,最后想出一个问题,那就是要让职业学校的学生学习什么,因此我做了一个“常见维修项目工艺化教学”的课题,整个课题做下来之后,我总结出来六个字,就是“教什么,怎么教”。这些问题我又都在赵志群与姜大源教授的PPT和今天的教学现场看到了。其实我觉得不管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修车的理念是相同的。不往科学的规律走你肯定教不出会修车的人来,所有这些道理都是一样的。可能大家学校现在的改革更多的还是朝着学校设计企业的教学现场这个方向发展,而不是企业设计学校的教学现场来发展,这就让大家感觉到,学校的教学改革更多的是强调学校的立足点。记得对于实践课和理论课的构架,我是这样定义的:汽车维修专业的理论课主要有两大内容,一是结构,二是原理。你的理论课无非就是围绕这两大问题在讲,要么讲清结构,要么讲清原理;实践课有三种类型,第一种是实验课,它其实在过去的学校里都有,主要针对的是大家理论课的结构和原理所做的实验室验证。我第一次来到这所学校时就看到一个发动机的认知实训室,其实它不叫实训室,而叫实验室,是一个发动机结构的实验过程,这是大家所有的理论教学都需要用到的,在很多地方,特别是在理论层面上都要做这样的实验,可现在在很多地方的理论教学当中仍没有能完全做出来。例如我要设计一个发动机控制过程脉谱图的演示,那么如何用实验的手段让学生们容易理解;比如说一个温度的变化带来了喷油脉宽的变化,带来了燃油控制的变化,通常大家在讲课中只涉及到一条曲线就完了,但是这个时候大家完全可以借助实验手段,让学生们边做边测,边测边画线,这样他们的认知就不一样了,这就是理论课与实践课的结合;第二种是实训课,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技能。汽车维修有四个方向的学习内容:维护技能、修理技能、检验技术和诊断技术,这些都应通过实训来完成,而且应该是在学校内做的实训。第三种实践课的内容即实习课,就是在工厂的现实背景下把学到的理论常识和实践技能进行应用验证。从理论上讲实习课需要在一线企业实践当中去完成,所以大家有“2+1”,也有“2.5+0.5”这样一些模式。但是现在大家的校企结合、工学结合已经把这件事情给突破了。在美国的职业学校,我看到在一个实训室里面摆了5辆车,有3个学生在那儿修。我问那个老师,这几辆车是否是他们的实习车,他说不是,有3辆是他朋友的,还有2辆是学生自己的,有毛病他就带学生修。我说“那3辆车是你朋友的,是不是今天上午拿过来,下午就要接走?”他说“不是的,美国人的车很多,他不着急用,他知道可以慢慢给他修好,什么时候修好,就什么时候开回家”。我当时就想,这是把实习工厂的现场放在了学校啊,也就是大家研究工学结合的良好形式,当然大家学校当前还没有完全发展到这种程度,但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的!因为我在美国的那所职业学校里发现学生开来的车绝对比他们的实训车还多,那么这些教育形式都可以融入到教育过程当中来,给学生更多的体验,这是我的一种感受。
    谈到工作过程系统化、典型工作任务,我有一种感觉,就是这种提法完全是从企业的工作实际出发,来制定大家的教育目标,而不仅仅是研究的需要,其实这也是中国职业教育客观存在的一个现实问题。大家没有那么多的钱,没有那么多的老师,也没有那么多的实训设备,所以就要精选出最应该学的东西让学生学。记得曾经看过一些职业学校老师写的实训手册,那个手册让我看着感觉很可怕,里面基本没什么图,都是文字,一页就能写出3、4个实训项目来,整本书大概有几百个实训项目,基本上是按照整个汽车的结构写下来的。我真的不敢相信这个学校能把里面的实训内容全做完,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汽车的实际故障,从结构到零件,有几十个总成,几百个装置,几千几万个原器件,每一个点都可以成为一个现实当中的任务。如果你所有的任务点都来做,大家统计的结果,一个整车按照结构能产生的修理作业项目有4000多个。这是真的可以开出作业单的,小到换一个灯泡就是一个,大到发动机大修又是一个,如果你都这么做的话根本就做不过来。所以我觉得典型工作任务这个切入点真是太棒了。这个思路就是当初大家做的那个实验。我在现场找到5个4S店,用它的台帐做概率统计,发现进厂维修的那一个月3800辆车,真正的被重复涉及到的项目达到80%以上的只有33个。所以大家依据这个思路来确定到底大家需要教什么,这个典型工作任务依据了一个非常科学的思想。所以这样做的时候实际上是大大降低了大家的教学成本。学校永远不可能替代企业,因为汽车医生与医生一样也是需要临床实践的。大家很难想像,就算你本硕博连读了九年,难道你就拥有了临床的实践能力了吗?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我觉得广州交通学校现在的这个方法非常好。大家广州市交通运输职业学校建成的职业教育课程体系,给大家的教学不是在做加法,而是在做减法,而且是做最优化的减法。我觉得这一点太对了!
    另外,我在有些地方听到一些说法即基于工作过程系统化的典型工作任务的做法是否合适?是否应该普遍推广?我觉得站在实践和企业的角度上讲,这个方向应该是不可动摇的。为什么这么讲呢?我自己在认识这个问题的时候提出过一个想法,那就是基于工作过程、选择典型工作任务的行动导向教学方法,它不仅仅是从实际工作出发选择实训科目的课程开发,同时它还是从个别到一般再从一般到个别的符合职业发展的认知规律、现代职教理念的体现,更是兴趣导入方法的具体应用。我现在把这个观点做一个阐述,大家可以对比一下在一线的修理车间,大家的师傅是如何带徒弟的?传统的汽车维修技术的传承方法称师徒承袭。认识的规律是这样建立起来的:一个师傅带着一个徒弟,我记得80年代我去北京的一个汽车修理厂,那时候150人的修理厂只有3名技术人员。技术人员带我看车间,进去以后看到一个师傅接了一个徒弟,那个徒弟第一天上班,小伙子是河北农村的,来之前就在村里干活(我就在想,昨天还在家里跟着老爹干活,今天就跟师傅学修车来了)。师傅给他一个轮胎扳手,叫他把那个轮胎螺丝松了,松完以后把汽车支起来,再把轮子拿下来,告诉他这是个轮毂,把中间那个螺帽松下来,然后跟他讲“你看见那个刹车片没有,师傅脚底下一踩,这个东西鼓起来,就把这轮毂给抱住了,就刹车了,你懂吗?”这小伙子特别逗,他说“我太懂了,大家村里的自行车就是这样的,前轮没有刹车,用脚直接踩前轮轮胎就制动了”。大家想一想这个认识规律其实是形象思维的模式,从一个具体车型的具体位置开始的,我当时一下就想起来大家自己也是这样开始学习的。接下来师傅就教你,除了有这种蹄式的还有盘式的,然后各种刹车结构不一样,调整方法不一样,你在不断接触一个个的“个别”当中逐渐把它们归纳成了“一般”,这就是在实际工作中实践学习的规律。那大家职业教育的教学怎么做呢?职业教学一般情况先教汽车的整体结构,然后再一步步讲到具体的零件,这个规律刚好颠倒过来,是从一般到个别。这一般到个别和前面的个别到一般,一个是从理论到实践,另一个是从实践到理论,是两组完全不同的认知思维方式,都是客观存在的。我刚接触职业教育的时候,很多一线的技术人员批评说,职业学校老师在黑板上讲结构,这样不合适。而且大家那时候的教材很多都是机械装配图,让大家一个工程师看了都费劲,何况让学生来完成。所以这时候就提出很多质疑,这样的教学不对了,先理后实,内容太抽象,学生不能接受。我认为这实际上是个认识规律的问题。学生学完个别之后在学习其他更多的个别,然后从个别到一般,再从一般回到个别来的时候,情况就会发生根本性变化,这是学生的认识规律。但是我发现基于工学结合典型工作任务这种教学,是把两种认识规律结合在了一起。大家今天提倡的工学结合典型工作任务,基于工作过程实际上它完成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个别到个别。也就是从一个典型的工作任务当中,在一个具体的车型上设置一个具体的问题,提出一个要实践的具体的出发点,这个点是从实践出发的,完全可以不要任何的文字描述,直接就把学生们带到现场让他们感受,老师在现场就直接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这是第一个阶段,也就是工作任务的提出和解决。但是不能到此结束,学生们还应该再接触多一些个别。经过一两个任务之后,把它归纳成为一个系统的一般,这需要有一个理论的提升,这也就是一个理论的总结,从工作任务的集合到共性的总结这属于第二个阶段。这个时候大家基本上解决了原来教师在教学当中从一般到个别认识的前面部分。大家过去不是这样做的,而是讲完理论再去做实操,现在这一点非常好,提出从典型工作任务出发,就是先从实践,提出一个很具体的、很简单的问题,把他带进来,然后大家用多个这样的问题把他归纳到一般,然后再从一般让他回到个别去,也就是说,在你完全理解了各个系统的共同规律之后,我再给你一个你没接触过的个别问题,你再把它解决了,整个认识过程就完整了。大家原来只有一个从一般开始的理论课,然后直接在一个个别的实践上做验证,课就讲完了。我觉得工学结合的典型工作任务,行动导向教学模式,它其实完成了一个“从个别到个别以实现典型任务导入,再从个别到一般的理论归纳提升,最后再从一般到个别新任务实践验证”的完整认知规律。这应该是现代职业教育所遵循的规律,他既结合了企业的特点,又结合了学校教学的优点,这是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关于设计项目的问题上,在与北京现代学校合作开发教材的时候,我提出一个想法,就是希翼老师在开发教材的时候要关注,就是我设计一个实训项目,比如说调整离合器踏板的行程,学生就认为是在学习一个技能过程,但是我给开发实训教材老师提出一个任务,把这样的实训项目转换成一个典型工作任务问题,什么问题呢,就是踏板行程过大时导致挂档的时候变速器发出响声,我把这个响声挂档异常作为工作任务,让学生直接感受到这个车出毛病了,然后老师就这个问题在现场帮学生一步一步的解开,这时候学生感受到学习的确是一个很现实、很简单的问题,而且他真的可以非常简单的解决这个问题。这时候大家就调动了学生的学习兴趣,而且在这一过程中给了学生成就感。这一点大家觉得要远远比单纯的设置一个简单的工作任务和一个项目更有意义。所以我觉得在教学当中更应该提高的是学生的兴趣。我与广州交通学校结识了这么多年,做了很多事情,它是我接触当中为数不多的一直在探索、一直在往前发展的一所学校,这是相当难得的。所以今天我来谈谈广州市交通运输职业学校所做工学结合的课程,是非常好的尝试,而且给了大家很多的启迪。
    比如说,从个别到个别,我就想到一件事,北京现代班、通用班开班的时候让我去讲话,我就提了一个问题,这种校企结合本质上是什么?有很多人说,一个学校引进一个丰田班,丰田班用了4台车,然后三四十个学生要3名老师来教他一年,这就是教学资源的浪费。后来我给他们讲,“你们只看到了事情的一面,没有看到另外一面,过去只能在学校里作实验和实训,根本做不了实习。没有条件啊!可是这种企业的班直接搬到学校来,把当前遇到最多的车型、最多的实际问题带到学校来,就教这个车型的这些问题,而且用了非常直接的从个别到个别的教学,其实它是将企业现场实习环境搬到学校来。那么这种班实际上是很有意义的,学生们只需要在这里经过一段时间这种车型的特定问题的学习,实际上已经完成了在企业的实践,因为学生的学习是基于通过经验提炼出来在企业里遇到最多的问题,在学校内有计划的,非常具体的方法教学生来完成,这远远比一个学生去企业待上三年有可能很多项目他还没碰到过要好得多。所以我觉得,校企结合的这种形式实际上解决了实习在校内实施的问题。因此,工学结合既可设计企业的教学现场在学校,还可设计学校的教学现场在企业。
    另外,理实一体化教学,是去理论教室里搞实训,还是在实训教室里教理论,这是一个狭义的理实一体化,还是广义的理实一体化的问题,我认为广义理实一体化转移是思维转移而不是物理转移。我可以在一个实训教室里给大家讲理论,我也可以在一个理论教室里给大家做实训,这个问题是完全可以辩证统一起来的,主要在于你怎么去组织教学目标和客观的形式。在中国我只看到一个真正的理实一体化教室的学校,这所学校有150间200平方米的理实一体化教室,有150名汽车专业的教师,我还没有看到第二所学校有这样的实力,这是需要硬件条件的。我跟他的校长说,“你这150间就算一个教室放2台实训教具你就要300台,他还有9个实训车间,每个车间可以放十几台车,仅把这9个实训车间放满就需要100多个整车”。那我在想一个问题,这难道就是大家所追求的目标吗?不是,他只是从物理层面上解决了实训教学。那么这些问题大家广州交通学校已经看到了,都在用自己现有的条件,在这么小的空间还要做这些课程与教学改革,从教学的本质上进行改革,这点上我觉得做的非常好。所以通过跟学校的接触与学习,我感觉大家走了一条很好的路。如果要拿钱去拼的话,现在有钱的学校很多。我记得在北京交通学校我与李校长说了一句话,我说“李校长你们带了一个不好的头”,他说“为什么呢”,“因为你们太有财了”。7700万建实训基地,建一个保养实训室要330万,22辆车是一模一样的,他做到了,但是有一点,因为场地受限制,他的设备可能展不开,其实有很多问题不是那么简单的。我还是在想,用现有的条件,用最少的资源去解决最实际的教知识题这才是根本。能不能把这种应用型很强的技能技术,又要求很高的项目压到最少,而压下来的教学效果我还敢说绝对是最精的,是有保障的,这才是大家追求的一个方向。看到广州市交通运输职业学校所做的成绩,我很欣慰也很高兴,我愿意把广州市交通运输职业学校的经验先容到全国各地去,非常高兴和老师们共同分享广州市交通运输职业学校的经验。(本文已经朱军老师审阅)
    (朱军:中国汽车工程学会汽车应用与服务分会技术总监,北京中日德美汽车故障诊断研究所所长、总工程师)
    (广州市交通运输职业学校文荣华、广州市教育局教学研究室辜东莲整理)
      
              

 
   选自《 广州教学研究》总第461期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