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教育界帮助儿童战胜懦弱与孤独

广州市教育局教学研究室 李伟成

    随着低出生率这种许多发达国家社会病的不断蔓延,当代少年儿童教育将面临许多日益严峻的课题。根据国际权威组织的调查,各国15岁以下未成年人占该国人口总数的比例,中国为22.9%,美国为21.4%,韩国为20.8%,法国为19.0%,英国为18.9%,德国为15.7%,意大利为14.4%,日本为14.3%。在上述调查中排行末位的日本,当前已经进入“少子化时代”,这无疑给以人为对象的教育发展带来巨大的挑战。面对伴随着“少子化时代”而产生的一系列儿童教育问题,日本的教育同行着眼于身边的点滴小事,扎扎实实地为帮助儿童战胜孤独和柔弱作出了积极而认真的探索,毋庸置疑,这也为我国教育界破解当前所面临的独生子女教育难题提供了有益参考。
                          为孩子创造结识同伴的机会
    “少子化时代”的一个显著的特征,是儿童结识同伴的机会大为减少。山梨大学发展心理学副教授中村和彦在1999年以山梨县5000名小学生及其父母、祖父母作为对象所进行的一项调查中发现,儿童一起玩耍的伙伴男孩子有4.09人,女孩子有3.11人,都比父母辈、祖父母辈当年一起玩耍的同龄伙伴少了一半。川崎市公立小田小学教师青木利光发现,学校里不懂得如何结交同伴和与同伴交流的孩子大为增加。胆小怕事、畏缩不前的孩子,面对困难只会说“不行”等词语的孩子,突然无端生气的孩子,想交朋友但不知如何与朋友相处的孩子,只和身边几个小朋友玩耍的孩子不在少数,甚至还有的孩子在进入小学之前完全没有跟别的小朋友交往过。中村和彦副教授指出,儿童本来应该跟身边各种类型的孩子一块玩耍,在相互之间产生感情的交流或者碰撞。在此过程中,孩子会逐渐形成与他人交往的方式。青木利光老师认为,互相注视面部表情,是人与人之间交往的开始,是人际交往一项最基本的行为。出于这一想法,他在学校低年级采用了“以脸部表情传达信息的游戏”,通过这种游戏的方式以增强孩子们之间的情感沟通。他让同学们排成队列,排在前面的同学选择“喜”“怒”“哀”“忧”等其中一种常见表情,用自己的面部而不是用语言来告诉同一队列后面的同伴。遵从这样的规则,孩子们睁开眼睛张大口将各种表情从队列的前端向后方传达。为了能准确传达各种信息,孩子们必须要认真地盯住对方的面部。他们吱吱喳喳地说着叫着,“猜得出这个面部表情?” “知道哟!”孩子们相互之间会意地笑着,看到自己的表情能够不通过语言最后正确地传达到后面的同伴处,他们高兴地互相拉着手蹦跳起来,得意地作出胜利的手势。
    儿童自身的团体游戏是他们之间情感交流不可或缺的方式。但是中村副教授指出,现在的孩子无论在学校,在课外补习学校或在体育兴趣小组,都好像被装在大人备膳用的容器中,不少孩子是顺着大人的安排亦步亦趋来做那些完全可以自己做好的事情,自主性的团体活动少之又少。群马县高崎市某民间团体的负责人黛德男认为,“被剥夺了玩耍机会的孩子,往往不能形成靠自身力量来维护集团的经验”。以前,孩子们玩耍的时候,曾经有过‘孩子王’一类的领头人物。现在,随着团体性的游戏减少,‘孩子王’一类的领头人物踪影难寻。跟过去孩子之间充满童稚的磨擦甚至争持不同,现在“校园暴力”、“以大凌小”之类的恶性事件却不断增加。个中的联系引起了黛德男以及同行的注意。于是,他们提出要为孩子们多提供一些参与校外团体性游戏活动机会的设想。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他们就利用节假日在县内开展了“孩子王学校”的活动。每到节假日,就让孩子们自己预先考虑应该搞点什么活动,然后让他们按计划开始行动。孩子们在山里头露营,用柴火做饭,大约经过两天左右的活动,“孩子王”就自然而然地产生了。不少柔弱的孩子在大孩子面前,消除了胆怯的心理,也有不少大孩子主动向弱小的孩子伸出援手,表现出人类关心和爱护弱小者的天性。
                        引导孩子玩耍,强化身体素质
    日本学问教育科学部的调查表明,日本儿童的体力测试指数在1985年是最为理想的,但随后逐年持续走低,变得越来越令人担忧。而根据日本学校保健协会的调查,日本小学三、四年级学生身体活动的时间,2004年度较4年前减少3至4成。即使是好动的男孩子,其活动时间一周也达不到9个小时。为此,在如何培育孩子的身体素质上,日本各地开展了广泛的研究与有针对性的实践活动。长野县木祖村的边见元孝作为健康运动辅导员,受当地政府的委托,在幼儿园等教育机构引导孩子们开展体操活动。他发现,孩子们一旦倒在地上,额头等部位受伤的个案比较多,本来跌倒时应该伸出手来支撑自己的身体,但孩子们却没有及时作出这种本能的反应,保护自己的机能衰退了。于是,边见元孝就设计了一套咸蛋超人跳跃操,引导孩子们在蹦跳活动中养成把手向前伸出的习惯。为了让孩子们能多活动身体,冈山县赤磐市山阳北小学更是用心良苦,从2004年度开始,在校园内让孩子们挂上步数测量器,刺激孩子们像玩游戏似的互相竞赛每天在校内行走的数量。在孩子们中间,最初有的一天也走不到2000步,后来全校学生平均达到了11000步,最少的也能走到6000步。大阪市住之江区的清江小学2004年冬天开始,让孩子们冒着冰冷的天气在校园的草地上尽情活动,一时间校园的草坪上孩子们互相揪扭在一起,翻筋斗打滚的身影随处可见。日本同志社大学从事心理学研究的铃木直人教授以清江小学等学校的孩子作为对象,把孩子们焦虑状态的强度分开四个级别,对孩子们开展了调查。开展草地运动一年后与一年前相比较,“焦虑不安”的情况平均减轻了0.5个级别,女孩子“不能入睡”的情况平均也减少了0.5个级别。铃木教授的研究表明,孩子们通过玩耍,焦虑状况能够得到缓解,身体活动使能够熟睡的孩子不断增加。埼玉县一所小学的生活老师荒井育惠有一次看到,在一年级课室里,有三分之一左右的学生无精打采地伏在课桌上或东歪西倒地坐在地板上,就像被台风刮倒的稻穗一样。她认为,端端正正地站立或者坐下,必须要有背部的力量。而背部力量不足有可能与室外活动不断减少相关。于是她对各年级学生背部的力量进行了一次检测。用身体的重量作为参数,她发现6年级男生的背部力量是最为单薄的。根据这一检测结果和没有学校的布置孩子们决不开展室外游戏的现状,荒井老师向学生布置了这样的课外作业:“放学后,在室外开展5人以上的活动”。孩子们在室外玩耍难道也能够增加体力?不少人认为这是天荒夜谈。东京一位家庭主妇在半信半疑中让孩子增加了室外活动的时间。她8岁的独生子是私立学校2年级的学生,附近的同伴很少,大家似乎整天忙于学习,难以凑在一块玩耍,再加上一些关于社会上不良人员的传闻,对仅是孩子在一块玩耍有点放不下心来。但看到孩子们渴望玩耍的眼神,这位主妇不得不为正在长身体却没有适当活动的孩子感到焦虑不安。她凭直觉感到男孩子如果不懂得一两项体育活动项目,确实是够可怜的。于是,这位家庭主妇决定花钱请来家庭体育教师,一周一次陪同孩子开展体育活动。延聘体育家庭教师100分钟要花费7200日币(合人民币500多元),有人对孩子玩耍竟要花这么多的钱不理解,但是作为母亲,她却觉得的确是物有所值,因为她看到孩子在玩耍中身体素质提高了,更重要的是孩子参加集体活动的信心增强了,原有的柔弱和孤独感得到了克服。(据日本朝日资讯2007年《孩子孤独的时代》系列报道编译)
   
        
 
    选自《 基础教育参考》总第40期  

   


广州市教育局奥门威尼斯赌场【www.6778.com】室版权所有

粤icp备证 040446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