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义务教育存在的困难和问题
    
贺郁

     一、农村初中学生的辍学率已大大超出“普九”验收的最低要求
     国家督学韩清林在《“普九”工作取得的主要进展和面临的困难与问题》中写道:“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辍学,特别是农村初中辍知识题十分突出,并将持续一个相当长的时期。”“根据调查,全国多数地方的农村初中辍学率在两位数,一些贫困地区的小学辍学率也很高,比国家规定和统计的小学1%左右、初中3%左右高得多”
     农村地区初中学生的辍学率有多大?大家可以从我省某县的下面三组数据作出比较可靠的判断:
     1、初中学生学年初报人数统计表(每年9月15日在校学生数):
     表一:

从表一可知:92学年初的初一级有8612人,到93学年初的初二级有7937人,即从1992 年9月至1993 年9月初一级一年流失了675人,流失率 7.84 %。类似地,可得到下表。
     表二:

从表二可见,92学年至99学年,初一、初二两个年级的年流失率在3.86%至15.2%之间,当然,它包含了正常流失和非正常流失,但主要还是非正常流失。
     2 、初中入学人数与初中会考人数统计表:
     表三:

这里“应会考人数”是初一入学人数,加或减三年里正常增加(含重读生)或正常减少的人数,从而得出应参加初中会考的人数。
     由上表可知,只有75%--79%的学生完成了三年全部学习任务,真正从初一读到初三并参加了会考的。换言之,近七年,每届初中学生三年累计辍学率为21%——25%,年均辍学率为7%——8%。 
     3.县教育局中小教科曾于1998年4月对当年初三学生进行了学籍验核,当时是逐个学校、逐个学生核对的,结果是:98届初中学生,从95年9月入学到98年4月三年共非正常流失了2071人,三年累计流失率20.3%,年均流失率为7%。通过以上三方面的分析,结论是:某县2000年前初中学生年辍学率为7%左右。
     该县的初中学生辍学率在我省处在一个什么水平呢?2001年8月17日《广州日报》有这么一则消息:“2000年全省初中三年级保留率仅为88.3%,1997年全省初中入学数为127万人,2000年毕业时下降到110万人”。而该县1997年初中入学人数为9392人,2000年毕业人数8036人,会考人数为7422人,即2000年该县初中三年保留率为84.7%(按公布的毕业生数计)或78%(按会考人数计〉),都低于省的水平。
     初中学生辍学的原因,归纳起来有三种:一是家庭经济困难;二是学习成绩差、跟不上,失去学习的兴趣;三是受“读书无用论”影响,认为读书不如早点出来做工。
     学校和教师已处于比较被动的局面。一个学生如果辍学了一段时间,即使动员回来,已很难赶上学习进度。学生今天一个辍学,明天一个复学,给大家的班级教学带来了极大的困难。现在不是学生来学校求学,而是老师“求”学生不要辍学,某中学一位老师说“为了动员辍学生复学,除了还没有跪下以外,该做的都做了,该说的都说了”。
     二、学校收费困难
     1997年至2000年,该县乡镇中小学生欠缴书杂费分别为:60.6万元、147.5万元、105.3万元、179.6万元,四年累计高达493万元。欠费率较高的几所中学的欠费率为23.8%、21.8%、15%;某镇的小学欠费率也高达14.9%。该收的费用收不上来,严重影晌学校正常的经费运作。
     三、初中教学质量偏低
     主要表现是初中会考合格率低、低分率高。2000年初中会考,全县考生六科总平均分430.61分(满分为750分),各科合格率分别为:语文66.82%、数学40.14%、英语43.81% 、政治53.56% 、物理49.86% 、化 学59.60% , 总分合格率为47.45%,总分不到300分(即平均每科不到40%分)的有1668人,低分率为22.47%。这个成绩离省义务教育的质量要求较远,离“高标准巩固普九成果”的质量目标相距甚远,对普及高中教育极为不利。
     四、近年教育经费来源有所萎缩
     由于受社会经济大环境的影响,社会捐资助学少了,教育费附加收取越来越少了,该县教育费附加收取较高的年份可达450多万元,1998年只收到250万。实际上,该县1998年农民人均纯收入是3316元(官方公布数),如按农民人均纯收入的1.5--2%征收,每人应交50--66元,36.8万农民计,应收农村教育费附加是1840--2400万元,但是,由于该县是按每人每年交20斤谷征收农村教育费附加的,20斤谷现在市价仅7-8元。加上目前的收缴率又较低,所以,现在的农村教育费附加只收到应收额的10%左右。
     五、扶贫助学的效果不那么显著
     因贫辍学现象,已引起了社会的关注,每年都有一些善长仁翁捐助了不少的钱,扶助贫困学生。例如,某中学每年有4万多元的扶贫助学款,如果按每人每年500元的标准算,它可使该校15%的学生解决全年的书杂费。但是,该校学生欠费现象越来越严重,从几年前每学期欠费几千元发展到现在每学期近十万元。大量学生辍学的现象无法压止,就以2000年毕业的一届来说,97年入学是168人,初三上学期初(99年9月)还有142人,2000年5月参加学校组织的毕业考试103人,经学校动员,后来有26人回校补了毕业考,2000年6月参加升高中考试只有74人,其中40人收到升高中阶段学校读书的录取通知。据校长说,家长对扶贫助学款已经有了“赖药性”,老师去家访,家长会“理所当然”地问学校什么时候发扶贫助学款,村干部在扶贫助学款审批表上盖印前,先看自己的孩子有没有份儿才盖。在一些地方,“控流”、收费、扶贫助学三者已成了互相纠缠、互相制约的因素,本来是好事一桩的扶贫助学出现了令人尴尬的副作用。
     六、英语和信息技术课的全面开设存在很大的困难
     广东把《信息技术》、《英语》作为特色课程来建设,已使其课程水平走在全国的前列。但是在该县,很多学校的电脑室是为了“上等级”或抱着“人有我也有”的思想而建的,某中学上县一级学校前各年级都开了电脑课,后来电脑老师调走了,电脑课就没有开了。某中学除高二级每周开一节电脑课外,其余各年级都没有开电脑课。试问,一个连电脑课都没有开好的地方,能谈什么教育信息化呢?至于英语课的开设,虽然用不着什么贵重设备,但英语教师严重不足,如果要求从小学三年级起开设英语课,也是困难重重的。


广州市教育局奥门威尼斯赌场【www.6778.com】室版权所有

粤icp备证 040446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