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咬文嚼字”到“字斟句酌”
     ——谈高考语文备考的有效训练方法
         

李月容

    高考语文到底考什么?这个问题似乎已不是什么问题了,为什么还提出来呢?因为很多考生在复习备考中,无论是复习语言文字运用,还是古诗文鉴赏,或是现代文阅读,几乎都是千篇一律地就题解题,很少从宏观上思考上述所提出的问题,因此,尽管各板块的复习已经完成,但头脑中仍认为语文备考复习没有规律可循,很难像数理化那样提纲挈领地整体把握学科常识要点。其实,只要认真地思考语文学科的特点,就能发现在以纸笔形式考查的限制下,高考语文主要是考查考生正确理解和有效运用语言文字的思维能力及思想认知水平。
    那么,如何提升这种能力和水平呢?自觉培养“咬文嚼字”和“字斟句酌”的读写习惯,是有效提升读写能力的正确途径。阅读时做到了“咬文嚼字”,就能正确理解、辨析、吸纳信息;表达时做到了“字斟句酌”,就能准确、鲜明、生动地“吐出”思想,达到有效交流的目的。
    当然,“咬文嚼字”与“字斟句酌”并无本质上的区别,前者指认真推敲字句的意义和正误,而不是指过分注重文字而不去领会精神实质;后者指每字每句都反复推敲斟酌,形容说话或写作慎重认真。它们各有侧重,前者重在阅读的“理解品评”,后者重在运用的“掂量选择”。强调从“咬文嚼字”到“字斟句酌”的训练,目的就是从语言文字入手,强化读写的“咬嚼”与“斟酌”的思维训练,提升正确理解和有效运用语言文字的能力,提升语文素养与对事物的认知水平。
   
    一、高考命题特点与复习的着力点
   
    2009年广东高考是实施高中新课程以来的第三年高考,语文学科的考查将整体保持稳定的格局,并在命题方向、试卷结构、试题的难度以及对学生的能力要求等方面,与2008年基本保持一致,结合我省高中语文新课程实施的实际与高考选拔人才的需要,考查考生初步的科学与人文素养,注重能力与素质的考查,注重时代性和实践性,在做到常识与能力两者兼顾的同时,仍以能力立意为核心,考查考生识记、理解、分析综合、鉴赏评价、表达应用和探究六种能力,考核目标与要求以考查语文学科主体常识和运用常识及方法自主解决问题的能力为主线,为具有不同学习个性和创造风格的学生提供脱颖而出的可能。
    在整体框架不会改变的情况下,2009年高考语文复习的着力点应放在古诗文阅读、现代文阅读、语言文字运用和作文四个方面,其中古诗文阅读以课外古诗词的鉴赏评价为主,重在鉴赏作品的形象、语言及表达技巧,评价作品的思想内容;现代文阅读以论述类文本为主,重在信息筛选与归纳概括;语言文字运用以辨认容易读错的常用字的字音、正确书写现代常用规范汉字、正确使用标点符号的常用方法、正确使用成语与俗语、正确辨析与修改病句以及句子的衔接、句式的变换和语段的压缩为主,重在“语境义”的辨识与运用;写作以标题作文、话题作文、新材料作文三类题型为主,重在审题、立意、选材、构思和表达,尤其能在“为什么”和“怎么样”两方面有效演绎对题意的准确理解,展示自己的思想认识和表达才华。
   
    二、如何“咬文嚼字”
   
    任何语言文字材料,包括试卷中的所有题目,都是编辑根据说话的目的进行缀词成句、缀句成段、缀段成篇以传递信息的。要准确掌握其中的信息,就非下力气“咬文嚼字”不可,其“咬嚼”的顺序一般循着阅读的规律,先整体后局部,从篇章到段落,再到句子词语。
    1.现代文阅读的“咬文嚼字”
    现代文阅读的“咬文嚼字”实质是这样的“三步曲”:
    第一步,从标题入手,理清文章思路。
    这一步要解决三个问题:文章针对什么问题来写?得出什么结论?又是怎样得出这一结论的?比如《“国学”谈》(2007年广州市“一模”题),从标题入手,首先要思考文章为什么要谈“国学”,带着这一问题阅读文章,不难得出它是针对舒芜先生“取消国学,将其归并到文学、哲学、史学、法学中去”的论调和时下某些人“把国学局限于儒学,甚至把它歪曲成理学,或大肆炒作,搞‘伪国学’”的问题来写的。文章的结论是“国学不应该取消,不能归并到文学、哲学、史学、法学中去,不应局限于儒学,而应批判发扬‘国学’”。这个结论究竟是怎样得出来的呢?文章先摆出人们对“‘国学’一词,从清末到如今,诸家定义不一的现象”;然后缩小范围,树出舒芜先生的论调作为批驳的靶子,并通过批驳对方的论据来驳倒其观点;接着针对时下人们对“国学”的片面认识,通过摆事实讲道理,指出把“国学”局限于儒学无疑是价值观的倒退,进而提出“应多了解本国的传统学术,批判发扬‘国学’”的号召。这样,从“咬”标题入手,沿着编辑的行文思路,顺藤摸瓜,“咬”紧观点(含“敌我”双方的观点),“咬”清各方支撑自己观点的依据,只要“咬嚼”准确,回答问题就不难了。
    当然,要准确获取文本信息,理清编辑的思路,阅读者必须具有很强的文体意识,因为阅读论述类文本与文学类文本,以及实用类文本所提的问题是不一样的。论述类文本可根据论点、论据、论证三要素来提出问题;小说则应从人物、情节、环境来设计问题,如“作品主要塑造了什么形象?这一形象表现了什么主题?作品是怎样塑造这一形象的?”甚至还可以进一步探讨“编辑为什么要塑造这一形象”;散文则可从“托物言志、借景抒情”来设计问题;传记则可从传主的性格情感、人生轨迹、成就及其影响等方面设计问题;资讯可从事件、人物以及事件的真实性及其产生的社会价值等方面设计问题。还有访谈、调查报告等,都应依循其文体基本特征来设计问题。虽然,解读任何文本都要弄清楚“因何而写,是何主旨,有何妙处”,但是,若阅读者的文体意识强,从文体特征的角度切入“咬嚼”,就更容易“咬”住文本的要点和编辑的思路,从而找到阅读的方法与路径。
    第二步,从题干入手,锁定信息区域。
    第一步理清了文章是如何得出结论的行文思路后,就应该“咬”题干了,题目问什么,就答什么。比如,《“国学”谈》中最后一题是“请写出本文编辑关于‘国学’的观点及其依据”,题干不仅要求答出“编辑观点”,“及其依据”四个字还明确要求答题者找到文本中“编辑用来支撑自己观点的依据”。由于第一步已经理清了文章思路,自然也就清楚地知道这些信息所处的位置是在第二、三、四、六自然段,锁定这些信息区域,筛选出题干所需要的信息就是囊中探物的事了。
    第三步,对应“问点”,重组信息作答。
    在前面两步都走好的基础上,这一步重点是“咬”紧“问点”和“信息点”,并“字斟句酌”地一一对应回答。比如,《“国学”谈》中的第三题是“综观全文,编辑主要是针对两大问题来谈‘国学’的。请概括出这两大问题的具体内容”。“综观全文”暗示了答题者不能只关注某一段落的信息,而应从全文来筛选信息;“两大问题”中的“两大”二字,也暗示了答题者不能罗列文中所有的“问题”,而需要对这些“问题”作比较、合并、归纳概括的整合工作。
    可见,现代文阅读是从“大”(篇)“咬”到“小”(词语),从文本“咬”到题目中的关键词,忽略任何一个字,都会铸成大错。现代的文学类文本阅读、实用类文本阅读,以及古代诗文阅读鉴赏,无一不是如此。
   
    2.古代诗文阅读的“咬文嚼字”
    古诗文的复习重点应放在读懂、会读、记诵、积累上。以古诗鉴赏为例,考纲虽然只是要求考生在形象、语言、表达技巧和思想内容几方面读懂并作浅易的赏析,但要读懂、会读,就非要“咬文嚼字”不可,更何况古代诗歌离大家的时代久远,诗的字句都极为凝练,阅读品赏时就要“咬嚼”得更细,要有一字不肯放松的谨严。具体可从以下几方面“咬”:
    一是“咬”标题,猜想诗中的内容。标题往往从时间、地点、人物、事件、情感、题材类型等方面传递出该诗的各种信息,循着这些信息猜想诗人在诗中所写的内容。如李白的《春夜洛城闻笛》,诗题已经表明时间“春夜”,地点“洛城”,事件“闻笛”,由此可猜想诗的内容大概写诗人(或抒情主人公)此时此地听到笛声所勾起的回忆,或引发的联想,或涌动的情感。又如,2008年广东高考题选的吕本中《木芙蓉》,标题直接写植物名称——木芙蓉,而范成大《窗前木芙蓉》则在植物名木芙蓉的前面加上限制性的定语“窗前”,表明木芙蓉所处的地理位置,读者揣摩诗中内容时,可猜想:“后一首诗是写窗前的木芙蓉,那么前一首诗的木芙蓉长在哪呢?不同地域的木芙蓉有没有相同或不同的特点呢?这些相同或不同点又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带着这些问题去揣摩诗句,就会自觉地“咬嚼”诗中的每一个字,而随着一个个问题的解决,两首诗大意也就读懂了。
    二是“咬”意象,揣摩表达的情感。任何诗歌都是借助一定的物象来表达情感的,对诗歌中所用的物象,都不能只当作一般的物象,而要结合诗歌的标题仔细思考这些物象所寄寓的情感和深藏的含意。如李白的《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当大家借助诗歌的标题传递出来的信息,了解到诗人是在听说好友王昌龄被贬至龙标后,通过写诗以表达自己的情怀时,就要揣摩诗中的“杨花”“子规”“明月”等物象也许是非同一般,它们很有可能是寄托编辑思想情感的意象。通过咬嚼诗中的字句,发现诗人用“杨花”寄托惜别与思念之情;借“子规”啼声的哀怨凄悲,表达对王昌龄被贬的悲切与同情;“明月”也成了传递诗人情感的信使。这样揣摩确认编辑是抒写怀人之愁的,就准确无误了。
    三是“咬”诗眼,品赏全诗的美妙。诗眼就是指诗句中最精炼传神的字,一首诗,往往因这“一字”而境界全出,因此,大家必须“咬”紧不放。如杜甫的《登高》:“万里悲秋常作客”中“悲”字,不仅给全诗定下了感情基调,而且大家从诗的意象和细节——“猿啸哀”“鸟飞回”“落木萧萧”“长江滚滚”中所传递出来的悲凉、惨淡、伤感,找到了“悲”的注脚。正是这一个“悲”字,不知让后世人玩味了多少!有人品出了诗人的“八悲”:异乡作客,一悲;经常作客,二悲;秋天作客,三悲;万里作客,四悲;独自登台,五悲;登台望秋,六悲;抱病登台,七悲;百年易尽,八悲。甚至有人还品出了“九悲”。但无论品出多少种“悲”,都还是“咬文嚼字”的结果,通过“咬嚼”,不仅品赏到古代诗歌炼字的美妙,而且达到考纲对古诗鉴赏的目标要求了。
    四是“咬”题干,整合诗中的信息。这里的信息是指题目要求回答的要点,如2008年广东高考语文的古诗阅读鉴赏题,选取了同时代诗人的同题材、同体裁的两首诗歌进行比较阅读鉴赏,考查对文学作品的形象和表达技巧的鉴赏。按照做题的步骤,在完成前面所讲的三步后,就要“咬”住第(1)小题“这两首诗都描述了木芙蓉的什么自然属性?都运用了哪种修辞手法?”中的两个“都”和“自然属性”“修辞手法”来整合信息:“小池南畔”的木芙蓉是“霜前着意红”,窗前的木芙蓉是“破小寒”,从中理解两诗的自然属性是“耐寒”;再从诗中对木芙蓉的描写所用的“着意”、“无言”“任”和“酸”、“留连”、“愁”、“怨”、“看”等词可以看出两诗都运用了“拟人”的修辞手法。第(2)小题“两首诗中木芙蓉的形象有什么不同?”中的“形象”,指的就是文学作品的形象,通过“咬嚼”两首诗中的标题、意象和情意词语,不难发现两诗中木芙蓉形象的相同之处是“勇于迎战风霜”,而其不同之处,《木芙蓉》重在展现其不受他人摆布的傲然独立的自信形象,《窗前木芙蓉》重在展现其虽饱经风霜沧桑满脸依然无畏无惧、无嗟无怨、坚忍不屈的自强形象。这样“咬”着诗的题干来整合信息,得出正确答案就不难了。
    此外,还须“咬”注释,“咬”典故,“咬”细节,等等。文言文阅读也是如此,无论是考查理解常见文言实词在文中的含义(一词多义、古今异义、通假、词类活用),还是考查理解常见的18个文言虚词在文中的意义和用法,或是理解与现代汉语不同的句式和用法,以及理解并翻译文中的句子,都离不开“在文中”三个字,因此考生一定要根据语境来“咬嚼”字词句篇的含义。复习文言文重在“读懂”上,通过每天一点点的、各种各样的“读”——抹去标点的诵读,借助字型结构、对称句式和揣摩上下文的猜读,利用工具书的赏读,在理解基础上的背读等,以保持语感,寻出古人表述的规律和做题的经验。
    至于“语言文字运用”的考查,大家以“病句辨析与修改”的考查为例,再来看看需要考生有怎样的“咬文嚼字”功夫。“咬嚼”病句主要是从句中词语搭配的关系,来辨析它们组合是否规范、简明、连贯、得体。比如,高考题中“……劝阻青少年戒烟”中的“劝阻”一词,如果不仔细“咬嚼”就不能发现“阻”青少年戒烟是违背了编辑的原意的,可见“咬文嚼字”多么重要!经典高考题“地方法院今天推翻了那条严禁警方实行市长关于不允许在学校附近修建任何等级的剧场的指示的禁令”,这是一句不好的译文,要求考生不仅回答“地方法院究竟允不允许在学校附近修建剧场”,还要“把这段文字改写成三个连贯的短句”。这里既考查考生读解结构复杂的长单句的能力,同时考查考生长句变短句的能力和连贯运用语言的能力。如果“咬嚼”清楚句子中人物之间的关系、各自所做的事及其做事的先后顺序,那么,答案便水落石出:“①不允许。②某市市长发出了关于不许在学校附近修建任何等级剧场的指示;但警方却接到了严禁实行市长这一指示的禁令;今天,地方法院又推翻了这一禁令。”
    即便是语音,也都需要“咬嚼”。“还欠款20000元”中的“还”是读“hái”,还是读“huán”就惹发了难以判断的官司:如果读“hái”,说明借债方仍欠借贷方的20000元钱;如果读“huán”,则说明借债方已经还给了借贷方20000元钱。在没有第三者在场的情况下,写下这样的字据,无疑给判案人出了个大难题,汉语中的多音多义字同样不可小视!
    由此可见,“咬文嚼字”决不是玩繁琐无聊、只顾文字小节而忽视内容大义的文字游戏,它“在表面上像只是斟酌文字的分量,在实际上就是调整思想和情感(朱光潜语)”,要善于从语言文字中领悟要义,发现问题,品赏妙处,除了“咬文嚼字”,别无他途!所以,高考语文复习,必须从语言文字入手,加大“咬嚼”的训练力度,在培养“咬文嚼字”习惯的同时,训练思维,积累思想,推敲感情,吸纳与丰富语言库存。只有这样,才能提高对文本(含文章标题、题干、注释等)的理剖解析、归纳整理、鉴别欣赏的能力。“咬文嚼字”是读懂古今中外任何文本的最基本的语文素养!
   
    三、怎么样“字斟句酌”
   
    阅读鉴赏离不开“咬文嚼字”,同样,表达交流也离不开“字斟句酌”。这里的表达交流不仅是描述所见所闻所感,交流思想,传递信息,还包括高考答题时的组织答案,都需要每字每句的反复“掂量”,锱铢必较地选择语言库存的合适“兵将”上场,这样才能准确、鲜明、生动地传情达意,否则,表达交流难以收到令人满意的效果。那么,如何在写的方面培养“字斟句酌”的行文习惯呢?建议尝试下面的方法。
    1.扣紧“问点”,强化“比照”的意识
    所谓扣紧“问点”,强化“比照”的意识,就是常说的“怎么问,怎么答”。如2008年广东高考的古诗阅读鉴赏的第(1)小题:“这两首诗都描述了木芙蓉的什么自然属性?都运用了哪些修辞手法?”回答时可先划出题干的关键词“都”和“自然属性”,再比照有“都”和没有“都”两个答案的不同点在哪,“自然属性”与“社会属性”的区别点是什么,而不是满足于答案的说明。作文训练也是如此,可以有意识地对两道相近的作文题进行比照,例如,“坚韧我追求的品格”与“战胜脆弱”,同样是写心理承受力,但前者侧重写追求较强心理承受力的“一贯性”,后者侧重写心理承受能力的“转折性”;“水滴石穿”与“水滴石难穿”,前者侧重写“恒心的可贵”,后者侧重写“科学的道理”;“班门弄斧”与“弄斧必到班门”,前者侧重写“不自量力的可笑”,后者侧重强调“要超越自己必须敢于挑战强者”;“近墨者黑”与“近墨者未必黑”,前者强调“环境对人的影响”,后者则强调“人的主观能动性”,等等。经常做这样的比较对照,强化“字斟句酌”的意识,就会自觉地在动笔前“想清楚”了再写,渐渐养成说话或写作慎重认真的习惯,思维严谨了,就不会出现像今年高考作文那样的只顾写“不要说‘不’”而忽略“不要轻易”的跑题情形了。
    2.找准“比点”,强化“仿写”的意识
    常作仿写训练,既可以有效提升阅读的兴趣,又可以提升熟练有效运用语言的能力。这里引用陈益林《以读哺写,以写促读》一文中学生仿写刘禹锡《陋室铭》的两段文字作为训练的借鉴。
    分不在高,及格就行;学不在深,作弊则灵。斯是教室,唯吾闲情。小说传得快,杂志翻得勤;琢磨下围棋,寻思看影片。可以写情书,想女友。无书声之乱耳,无复习之劳形。虽非跳舞场,堪比游乐场。心里云:“混张文凭。”(《教室铭》)
    人不在高,有官则名;学不在深,有权则灵。这个衙门,唯我独尊。前有吹鼓手,后有马屁精;谈笑有心腹,往来有小兵。可以搞特权,结帮亲。无批评之刺耳,有颂扬之雷鸣。青云直上天,随风显精神。群众曰:“臭哉此翁。”(《为官铭》)
    以上两文是阅读、借鉴、创造三位于一体的范例,它需要在认真探究文本的语言风格、结构特点和文体特征等要素的前提下,找准比较点,然后取其一点作为仿写的对象,在“字斟句酌”的写作过程中,运用智慧与常识合理地调“兵”遣“将”,以准确、鲜明、生动、传神地表达自己“个性化”的感知与体会,使语言思维能力在强而规范的训练中得到提高。
    当然,仿写的内容和形式还有很多,从仿句式、片段,到仿篇章、风格,这需要在训练中有意识的选择仿写的目标,如学写驳论文,可以选择鲁迅的《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学写散文,可以选择朱自清的《春》《荷塘月色》或《背影》;学写小说,可以选择单线结构《后母的三巴掌》,仿效“三事一线成文”的写法,也可以选择双线结构《药》,仿效明线(“老栓买‘药’——小栓吃‘药’——茶客谈‘药’——华大妈上坟”)和暗线(“夏瑜就义——夏瑜血被吃——茶客谈夏瑜——夏四奶奶上坟”)交叉的写法,并学习选好双线连接、交织的人物和事物,以缜密地诠释编辑对题意的理解和突出表现主题的技巧。甚至还可以仿效自己喜欢的作家的语言风格,或清新明丽,或简明凝练,或辛辣的讽刺,或老练幽默等,但无论仿写什么,都必须对语言文字作“字斟句酌”的反复推敲,以求得思想情感和语言的精炼互相吻合,逐渐达到艺术的完美。
    3.玩味“润点”,强化“加工”的意识
    写作时,反复玩味文中需要传情达意的关键性的语言,正确运用积极修辞或消极修辞,对语言进行加工润色,使之更严谨,更有文采,更彰显理性。比如,试着把句子拉长缩短、移前调后、打磨包装,从中品味语言的表达效果,能较快地提高正确、熟练、有效运用语言文字的能力。如2008年广东高考作文的例子:
    腊梅傲放,散发幽香,因为它不向严寒轻易说“不”;苍松坚挺,终年秀青,因为它不向酷暑轻易说“不”;雄鹰展翅,俯瞰大地,因为它不向青天轻易说“不”。
    这段开篇文字运用排比、拟人等手法来润饰语言,借形象、具体、感性的事物,来表达抽象深邃的内涵,让阅卷者眼前一亮,收到先声夺人的效果。如果将句子缩短为:
    腊梅,不轻易说“不”;苍松,不轻易说“不”;雄鹰,不轻易说“不”。
    变化后,看似更简洁,也还是排比句,但却索然无味,而且思维也不严谨,无法准确、鲜明、生动地表达编辑对题意的理解和思想感情。因此,学会玩味文段中“傲放”“坚挺”“秀青”“展翅”等鲜活词语,体会其描写事物的形象与动态对表达丰富的思想情感所起的作用,玩味语段中三个“因为它不向……”,体会排比句式组合的严密性,以了解语气贯通的文句所需的要素以及它对揭示事物本质的气势。无论阅读或写作,经常对精彩语言的表达艺术作这样的玩味,就容易悟出修饰润泽语言的着力点,使思维更加严谨,思想更加清晰,进而运用语言文字就更自觉、更细心地“字斟句酌”,就会逐渐养成创作和欣赏都必需的好习惯。慢慢地,表达中力不从心、枯燥无味、词不达意的现象就会消失,代之而起的语言文字将更显文采,更显理性。因为“更动了文字,就同时更动了思想,内容和形式是相随而变的……在文字上推敲,骨子里实在是在思想情感上‘推敲’(朱光潜语)”。
    目前,高考语文备考训练,急于解决试题答案而对语言思维训练重视不足的做法,正是制约阅读和表达能力提高的原因所在。所以,培养“咬文嚼字”与“字斟句酌”的读写意识和习惯,是高考语文取得成功的重要而有效的途径。这不仅因为《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和《考试大纲》中有明确规定“注重语文应用能力的培养”,做到“正确、熟练、有效地运用语言文字”,更是因为提升读写能力对自身的生存与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试想,一个不会阅读或阅读水平不高的人,能正确而快捷地获取信息吗?一个不会写作或写作水平低下的人,能准确而清晰地传递信息或交流思想吗?这样的人在社会上又有多大的生存与发展空间呢?因此,学会“咬文嚼字”与“字斟句酌”,绝不仅仅是为了高考!
   
   
       
       
            
  (编辑单位 广州市教育局教学研究室   本文学科编辑 陈 坪)
 选自《 广州教学研究》总第445期  

   


广州市教育局奥门威尼斯赌场【www.6778.com】室版权所有

粤icp备证 040446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